阿了个栀

死人

【忘羡】震惊!身经百战夷陵撩祖竟反被撩?!

小时候的【OOC】故事
关于羡羡如何把自己掰弯()
文笔很烂 大家...看着玩哈(。

清晨,姑苏蓝氏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”
一阵放荡不羁的笑声划过天际,林中飞鸟受惊四散而逃,好不热闹。云深不知处近两周难得的清静又被打破了。
藏书阁内,蓝忘机黑着脸端坐在桌前,握着笔的手隐约爆出几丝青筋。一旁的魏无羡笑的前仰后合,在席上滚来滚去。蓝忘机强压下拔避尘的冲动,无视掉那边撒泼正欢的魏无羡,继续埋头干正事。
魏无羡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,扑棱着爬起身,摸到蓝忘机旁边。
“蓝湛。”“蓝湛。”
“......”蓝忘机不理他。
魏无羡伸手在蓝忘机面前晃了两晃,乐呵呵地道:“怎么?又生气啦?别不理我嘛。”
“......”蓝忘机眉头跳了跳。
魏无羡把脸凑上去,几乎是贴着蓝忘机的耳朵,放软嗓子好声好气地朝他道:“蓝公子~蓝二哥哥~我错啦~赏个脸呗?看看我嘛~”
“......”蓝忘机沉默片刻,无奈地放下笔,回头,抬眼,一对淡色的冷眸对上了魏无羡的视线。
然而,四目交汇的那一刻,魏无羡仿佛被控了心智,楞楞地望着蓝忘机精致的侧脸出了神,一时间竟忘了移开眼。魏无羡靠得很近,蓝忘机的呼吸不时拂在他脸上,带着股檀木的清香。
二人就这样以一个微妙的距离对视了半晌。过了好久,魏无羡恍然间回过神来,整个人如同触电似的弹开贼远,一屁股坐在席上,神情呆滞地盯了蓝忘机好一会儿,接着身子重重地往地上一砸,仿佛一具尸体,一动也不肯动了。蓝忘机见他大概是终于闹累了又开始装死,就回去忙自己的,不再搭理。
魏无羡也就这么一直躺着。听着胸膛传来的不安分的鼓噪,抬手抹了把自己发烫的脸颊,心里连叫了几十声“糟糕”。
蓝忘机的脸杀伤力原来有这么大的吗?之前怎么从没发觉?
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他在蓝忘机身上嗅到的淡淡的檀香,理智乱成一锅粥,简直快要崩溃了。
自己怎么可能会对男人感兴趣,而且对象竟然还是蓝湛这个小古板?!
魏无羡强迫着自己打起精神,飞速回想着他曾经阅过的能抵蓝家藏书阁的春宫无数,试图将注意力转移开来,奈何身体反应太过诚实,他连否认都做不到,于是又狠劲在脸上胡乱揉了几把。
他向来坚信自己直的和条坡似的,这种对同性莫名其妙的「心动」简直匪夷所思。他想来想去,最终决定很无赖地把锅推给蓝忘机。一定是蓝忘机为了报复自己,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法子,搞得自己一时间鬼迷了心窍,中了他的圈套,才会变成现在这幅窘态百出的样子。
魏无羡越想越气,蓝忘机则在一边冷眼旁观,殊不知自己已经被单方面贴上了「伪君子」「小肚鸡肠」「超记仇」诸如此类与他八竿子打不着的标签。
躺了好一会,确认自己已经冷静完毕后,魏无羡悻悻地爬回桌前继续抄家训。脑海中还残余着那缕檀香,下笔心不在焉,内心无比复杂。
他真正气的,倒不是自己调戏不成反吃了亏,他才没有那么小心眼。
而是他猛然发现,自己似乎竟然有成为断袖的潜质!
魏无羡一头栽倒在桌上,闷闷地长叹一声,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,自暴自弃般开始在纸上各种鬼画符。蓝忘机见他才没消停几刻又开始不安分起来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魏无羡无视掉他的不满,将一肚子的气尽数撒在了纸笔上。
“可恶...”他不甘地咬了咬下唇,心里恨恨道:“让我喜欢上蓝湛...等到下辈子去吧!”
蓝忘机稍稍抬起眼帘,微不可察地瞟了瞟那边气鼓鼓的魏婴,如冷潭般的眼底竟漾起了几丝笑意。

撩汉可要小心别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呀,魏无羡。

评论(2)

热度(31)